-->

亚洲欧洲自拍拍偷精品网314

<xmp id="kswyi"><nav id="kswyi"></nav>
<xmp id="kswyi">
  • <dd id="kswyi"><nav id="kswyi"></nav></dd>
  • <menu id="kswyi"><menu id="kswyi"></menu></menu>
    <menu id="kswyi"><strong id="kswyi"></strong></menu><nav id="kswyi"><code id="kswyi"></code></nav>

    員工離職了,商業秘密泄露了怎么辦?

    神州明達專注信息安全領域13年,上萬家政府單位 軍工單位 企業 家庭的的共同選擇,為國內及全球客戶提供反竊聽反偷拍服務和產品,如果您擔心您的信息已經被竊聽,并想解決安全隱患,請聯系我們,尋求幫助。我們專業的反竊聽團隊將為您提供一系列個性化定制服務,隨時回復您的任何要求。

    來源:律刻咨詢

    【裁判摘要】

     
    宋俊超在反光材料公司工作期間,簽署了保密協議,反光材料公司也為其支付保密費用,宋俊超應負有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忠實義務,宋俊超違反保密約定,披露、使用、允許他人使用反光材料公司經營信息的行為,可以認定宋俊超侵犯了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睿欣公司與宋俊超利用所掌握的反光材料公司的客戶信息,與反光材料公司的特定客戶進行交易,侵害了反光材料公司對其客戶名單享有的商業秘密權利,主觀上具有共同故意。宋俊超、睿欣公司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構成共同侵權。
     
    北京神州明達
     
    上訴人宋俊超、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睿明特公司)因與被上訴人鶴壁市反光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反光材料公司)、原審被告李建發侵犯商業秘密糾紛一案,不服河南省鶴壁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稱一審法院)(2015)鶴民初字第9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年6月23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宋俊超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杜宏昌、上訴人睿明特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趙紅波,被上訴人反光材料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樹忠及委托訴訟代理人張皖豫到庭參加了訴訟。原審被告李建發經本院傳票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宋俊超、睿明特公司上訴請求:1、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第一、二項,改判宋俊超、睿明特公司不承擔侵權及賠償責任;2、判令反光材料公司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一、反光材料公司起訴主體錯誤,一審法院代反光材料公司變更睿明特公司的名稱,嚴重違反法定程序,有失公正。截止到一審判決下發前,反光材料公司未向一審法院申請變更睿明特公司名稱,而一審法院擅自替反光材料公司變更“鶴壁市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為“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并變更法定代表人“李建發”為“陳勝法”,不符合法律規定。二、一審法院認定反光材料公司所述的相關客戶經營信息構成法律意義上的商業秘密,無證據支持和法律依據。反光材料公司提供的證據1系其自行制作,證據2是寥寥幾張發貨單和增值稅發票,證據7、8均是反光材料公司單方制作,這些證據不能證明反光材料公司與哪些客戶保持了長期交易關系,也未顯示客戶交易習慣、意向,對產品的價格承受能力、產品數量、質量要求、主要業務競爭對手等構成商業秘密的關鍵信息。三、一審法院認定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構成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共同侵權,無證據支持,事實認定錯誤。證據9中宋翔物流單據貨物名稱唯獨沒有反光材料,收貨人姓名沒有一個與反光材料公司提供的客戶重合。其次,鶴壁市睿欣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睿欣公司)與反光材料公司經營范圍有重合內容,有重復客戶也是常理。睿欣公司經營范圍廣泛,反光材料只是其中一項,反光材料公司也無法證明睿明特公司與客戶交易的就是反光材料。四、一審法院判決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承擔全部訴訟費用錯誤。一審法院支持反光材料公司部分賠償數額,按照法律規定未完全勝訴的應當承擔部分訴訟費用,全部讓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承擔明顯不公。
     
    反光材料公司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準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一、本案主體明確,不存在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所稱的起訴主體錯誤、需要“變更被告名稱及法定代表人”的情形。反光材料公司已經承認是一時筆誤,將“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寫成“鶴壁市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且反光材料公司在訴狀中加括號注明“鶴壁市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即原“鶴壁市睿欣商貿有限公司”,本案主體明確,起訴狀中的筆誤,一審時反光材料公司已提出糾正,不影響該公司的訴請。二、反光材料公司一審所述的相關客戶經營信息屬于其商業秘密。1、反光材料公司提交的交易記錄及客戶來往票據,內容包括客戶名稱、地址、聯系人、聯系方式、收貨地址、客戶需要產品的品種、規格、數量、單價、成交日期等信息,這些信息是反光材料公司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從不特定的客戶群中選擇分離出來獲得的,這些信息不為公眾所熟知。經營信息的客戶與反光材料公司已形成的穩定的供貨渠道,有著良好的交易關系,能夠給反光材料公司帶來經濟利益。反光材料公司對經營信息采取一系列的保密措施。2、一審程序中反光材料公司將幾年來財務記賬憑證帶至庭審現場,并非只提交了寥寥幾張發貨單和增值稅發票,該證據能反映反光材料公司與客戶存在真實交易。3、宋俊超是反光材料公司銷售部門的負責人,負責東北區域的銷售工作,掌握著反光材料公司的經營信息,熟知與反光材料公司發生業務關系的客戶名單及其他相關資料。反光材料公司在與宋俊超簽訂的勞動合同中附有保密條款,并在工資中為宋俊超遵守保密義務支付了保密費用,宋俊超稱對員工保密要求毫不知曉不符合事實。三、宋俊超與睿明特公司對反光材料公司構成共同侵權。宋俊超在反光材料公司銷售科工作期間,違反保密規定,私自與反光材料公司的客戶進行相同產品的交易,對反光材料公司構成侵權。根據睿明特公司工商登記材料及人民法院調取睿明特公司銀行往來賬目顯示,認為宋俊超為睿明特公司實際經營人。睿明特公司明知宋俊超存在違法行為,仍然獲取、使用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構成對反光材料公司侵權。宋俊超與睿明特公司的行為屬共同侵權,應對給反光材料公司所造成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宋俊超工作期間所獲得的全部客戶信息,均應歸反光材料公司所有,該客戶信息不論是否與反光材料公司存在交易關系,宋俊超將其據為己有、自行交易,同樣構成侵權。睿明特公司主張經營產品為非反光材料,應當出示證據證明,否則應承擔舉證不能責任。四、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應當賠償反光材料公司的損失。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七條:“確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規定的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損害賠償額,可以參照確定侵犯專利權的損害賠償額的方法進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以下簡稱專利法)第六十五條第二款:“根據專利權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確定給予一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賠償”的規定,一審法院酌定賠償反光材料公司35萬元的損失及承擔案件訴訟費用并無不妥。
     
    北京神州明達公司
     
    反光材料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請求判令宋俊超、李建發、睿明特公司:1、立即停止侵權行為;2、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3、賠償因調查侵權行為支出的合理費用及損失50萬元;4、返還反光材料公司的SIM卡(130××××5409);5、案件的訴訟費用由宋俊超、李建發、睿明特公司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反光材料公司成立于1996年4月4日,經營范圍為反光材料及應用反光材料制品、鍍膜制品、加工銷售等。宋俊超自2006年起在反光材料公司任業務員,主要負責黑龍江省、吉林省、遼寧省及內蒙古自治區的銷售及客戶拓展工作。反光材料公司與宋俊超先后于2008年2月1日、2013年2月1日簽訂兩份勞動合同,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約定有保密條款、競業限制條款。反光材料公司對其經營信息制定有保密制度,對客戶及潛在客戶信息采取了必要的保密措施,同時向宋俊超及其他業務員支付了保密費用。反光材料公司發現宋俊超自行購買反光布,于2014年12月9日,向鶴壁市淇濱區人民法院申請訴前財產保全,對宋俊超存放在安陽佳吉快運有限公司鶴壁分公司貨號為41129-57103920-0001-9411-14,收貨人為宋翔的14件反光布,予以了查封。
     
    宋俊超以宋翔名義先后10次通過鄭州德邦物流有限公司鶴壁分公司向東北地區發送貨物(于2014年7月2日發“反光布、3纖”;于2014年7月27日發“布、1纖”;于2014年7月31日發“布、10纖”;于2014年8月1日發“布、1纖”;于2014年9月12日發“布、2纖”;于2014年10月5日發“織帶、2纖”;于2014年10月22日發“反光條、2纖”;于2014年10月29日發“布、4纖”;于2014年11月9日“布、1纖”;于2014年12月1日發“布、5纖”)。宋俊超于2014年2月8日通過中鐵股份有限公司鶴壁市營業部向東北地區發送貨物“配件、1件”。宋俊超先后7次通過上海佳吉快運有限公司鶴壁分公司向東北地區發送貨物(于2011年2月13日發“橡膠品、3”;于2012年5月19日發“橡膠制品、2”;于2013年1月8日發“被子、3”;于2013年4月2日發“保健口、2”;于2013年6月13日以宋翔的名義發“布、3”;于2013年6月27日以宋翔的名義發“布、9”;于2013年8月31日以宋翔的名義發“布、4”)。
     
    睿欣公司的銀行往來賬目顯示,自2011年8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期間,睿欣公司與東北地區客戶中,與反光材料公司交易客戶相重復的客戶10戶,供貨交易38筆,交易金額830512.50元。宋俊超以個人名義從睿欣公司帳戶取款27筆,金額為1270603.42元。
     
    鶴壁市山城區睿欣反光材料經營部(以下簡稱睿欣經營部)成立于2006年4月3日,經營期限至2013年2月10日,經營者姓名為李建發,聯系電話為130××××5409。睿欣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22日,經營期限自2011年6月22日至2021年4月30日,經營范圍為鋼材、建材、五金交電、涂板、反光護欄。法定代表人經兩次變更的聯系電話均為130××××5409。2011年11月12日,宋翔辦理了該公司經營項目變更,增加的經營項目為:反光材料制品、服裝、紡織品、衛生用品、橡膠制品等。2013年8月27日,宋翔辦理了睿欣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變更手續。另外,在睿欣公司經營期間,宋翔還參與了公司營業執照辦理、公司事項變更、提交年檢報告及公司年檢、領取營業執照等公司工商登記手續的相關工作。睿欣公司于2015年1月19日名稱變更為睿明特公司。
     
    另查明:宋俊超的身份證號碼為與宋翔的身份證號碼410611198102187510系同一人,號碼為130××××5409的SIM卡由宋俊超使用。
     
    神州明達
     
    一審法院認為:一、關于反光材料公司是否擁有其所述的商業秘密問題。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以下簡稱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三款“本條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三條第一款“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一般是指客戶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以及交易的習慣、意向、內容等構成的區別于相關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戶信息,包括匯集眾多客戶的客戶名冊,以及保持長期穩定交易關系的特定客戶”、第十一條第二款“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所涉信息載體的特性、權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識別程度、他人通過正當方式獲得的難易程度等因素,認定權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第十一條第三款“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況下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漏的,應當認定權利人采取了保密措施:(一)限定涉密信息的知悉范圍,只對必須知悉的相關人員告知其內容;(二)對于涉密信息載體采取加鎖等防范措施;(五)簽訂保密協議;(七)確保信息秘密的其他合理措施”的規定,反光材料公司通過花費時間、金錢和勞動等代價使其獲得了相關客戶的經營信息,反光材料公司將獲取的客戶信息整理后輸入電腦數據庫以及將向東北地區客戶出具的增值稅發票、發貨清單、與其客戶資金往來的匯款憑證、要貨通知單、向客戶的發貨清單、出差工作日程表及出差計劃上載明的信息予以整理,而這些客戶信息并不是行業內普遍知悉的信息,也不易從公開渠道直接獲得。反光材料公司獲得的經營信息具有現實的或者潛在的商業價值,有的已成為有長期業務往來的客戶,有的雖未建立業務關系但亦是反光材料公司獲得交易機會的重要資源,能夠為反光材料公司帶來經濟利益。同時,反光材料公司為上述經營信息采取了制定保密制度、與業務員簽訂保密條款、支付保密費用等保密措施。故反光材料公司制作的客戶名單及相關載體上記錄的信息構成其商業秘密。
     
    二、宋俊超、李建發、睿明特公司是否構成對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侵害問題。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經營者不得采用下列手段侵犯商業秘密:(一)以盜竊、利誘、脅迫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三)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第二款“第三人明知或者應知前款所列違法行為,獲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業秘密,視為侵犯商業秘密”的規定,宋俊超作為反光材料公司的業務員,主要負責黑龍江省、吉林省、遼寧省及內蒙古自治區的產品銷售及客戶拓展工作,其了解和掌握作為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客戶資料等經營信息,其應當知道反光材料公司對其客戶的經營信息進行了管理和維護,并有保密要求。而其違反勞動合同有關保密約定及反光材料公司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擅自向反光材料公司的客戶及潛在客戶銷售反光材料,構成對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侵犯,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宋俊超在反光材料公司工作期間,應負有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忠實義務,其中包括對工作中接觸到的經營信息進行保密的義務。而其多次參與睿欣公司注冊登記工作,而睿欣公司的經營范圍又與反光材料公司的經營范圍具有重合內容,且睿欣公司與反光材料公司所長期聯系的客戶在較短時間內即發生了業務交易關系,同時結合睿欣公司未舉證證明其業務往來系客戶自行要求與其交易的事實,故推定睿欣公司使用了宋俊超所掌握的為反光材料公司所擁有的商業秘密,宋俊超、睿欣公司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構成共同侵權。因睿欣公司已變更為睿明特公司,故睿欣公司的侵權責任應由睿明特公司承擔。李建發系睿欣經營部的業主,但反光材料公司無證據證明睿欣經營部對其有侵權行為,故其請求李建發承擔侵權責任,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三、關于侵權賠償數額的認定問題。依照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七條“確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規定的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損害賠償額,可以參照確定侵犯專利權的損害賠償額的方法進行”、專利法第六十五條“侵犯專利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損失、侵權人獲得的利益和專利許可使用費均難以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專利權的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確定給予一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賠償”的規定,本案中,由于反光材料公司的損失及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獲利均無法計算,故根據宋俊超、睿明特公司侵權行為的性質、主觀過錯、交易時間、交易的數量,反光材料公司以往的同類產品交易價格以及為獲取客戶經營信息付出的努力等因素,酌情確定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賠償額為35萬元。
     
    四、關于反光材料公司其他訴訟請求是否應予支持問題。依照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一款:“人民法院對于侵犯商業秘密行為判決停止侵害的民事責任時,停止侵害的時間一般持續到該項商業秘密已為公眾知悉時為止”、第二款“依據前款規定判決停止侵害的時間如果明顯不合理的,可以在依法保護權利人該項商業秘密競爭優勢的情況下,判決侵權人在一定期限或者范圍內停止使用該項商業秘密”的規定,侵權人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應予在兩年內停止對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侵害。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規定的商業秘密侵權行為:包括以盜竊、利誘、脅迫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第三人明知或者應知前面所列違法行為,獲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業秘密,視為侵犯商業秘密。商業秘密侵權不涉及權利人的商業信譽,侵權行為只可能給權利人造成財產損失,故商業秘密侵權行為人不應承擔消除影響的責任,更不可能承擔賠禮道歉的責任,反光材料公司請求判令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的訴訟請求,缺乏法律依據,不予支持。反光材料公司請求返還號碼為130××××5409的SIM卡,因其未舉證證明該SIM卡系其購買、使用、所有的相關證據,其請求返還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綜上所述,反光材料公司的訴訟請求部分成立,予以部分支持。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李建發的抗辯主張成立,予以支持。經合議庭評議,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一條、第十三條、第十六條、第十七條,專利法第六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的規定,判決:一、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立即停止對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侵權行為并在兩年內不準使用反光材料公司所擁有的商業秘密;二、宋俊超、睿明特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反光材料公司經濟損失35萬元;三、駁回反光材料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若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費8800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共計13800元,由宋俊超、睿明特公司共同負擔。
     
    根據各方當事人上訴、答辯、陳述情況,并征詢雙方當事人意見,本院歸納本案二審爭議焦點如下:反光材料公司主張的客戶名單是否構成商業秘密?如果構成商業秘密,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如侵權,責任如何承擔?
     
    一、關于各方訴爭項下的客戶名單。2016年6月23日反光材料公司提交的宋俊超、睿明特公司與其重復的客戶名單如下:宋俊超重復的客戶名單是董顯遠,睿明特公司重復的客戶名單是永嘉縣光大服裝輔料有限公司、鶴崗市長安工貿有限責任公司、大連新新服裝制造有限公司、鐵煤集團企業聯合發展有限公司、吉林省著裝制衣有限公司、哈爾濱鐵路分局醫美服裝廠。
     
    宋俊超、睿明特公司對該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對該證據的證明目的有異議。
    對于該證據本院認證如下:由于各方當事人對以上證據的真實性并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二、關于反光材料與東北地區客戶的交易記錄。一審中,反光材料公司提交了該公司2010年(5頁)、2011年(4頁)、2012年(4頁)、2013年(3頁)、2014年(2頁)共計18頁與東北地區客戶的交易記錄明細表。包含有“日期”、“客戶名稱”、“品種”、“規格”、“數量”、“單價”“收入”、“地址”、“聯系人”、“聯系電話”、“備注”等信息。
     
    宋俊超對該證據的真實性有異議,并稱該證據僅證明反光材料公司與記載的客戶有業務往來,不能證明反光材料公司與客戶保持長期穩定的交易關系,沒有提交客戶名單的具體內容和商業價值。睿明特公司與李建發同意宋俊超的意見。
     
    對于該證據本院認證如下:雖然宋俊超及睿明特公司、李建發對該證據的真實性持有異議,但沒有提出足以反駁的相反證據,且也未申請對該證據的真實性進行鑒定。對此證據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二審經審理查明:2015年12月15日一審開庭筆錄第5頁顯示,反光材料公司稱,“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寫成“鶴壁市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系筆誤。
    除以上事實外,本院二審的查明事實與一審查明事實一致。
     
    神州明達
     
    三、本院認為:一、關于反光材料公司主張的客戶名單是否構成商業秘密的問題。
     
    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三款:“本條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九條第一款:“有關信息不為其所屬領域的相關人員普遍知悉和容易獲得,應當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三款規定的‘不為公眾所知悉’”、第十條:“有關信息具有現實的或者潛在的商業價值,能為權利人帶來競爭優勢的,應當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第十一條:“權利人為防止信息泄露所采取的與其商業價值等具體情況相適應的合理保護措施,應當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三款規定的“保密措施”;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所涉信息載體的特性、權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識別程度、他人通過正當方式獲得的難易程度等因素,認定權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況下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漏的,應當認定權利人采取了保密措施:(一)限定涉密信息的知悉范圍,只對必須知悉的相關人員告知其內容;(二)對于涉密信息載體采取加鎖等防范措施;(五)簽訂保密協議;(七)確保信息秘密的其他合理措施”以及第十三條第一款:“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一般是指客戶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以及交易的習慣、意向、內容等構成的區別于相關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戶信息,包括匯集眾多客戶的客戶名冊,以及保持長期穩定交易關系的特定客戶”之規定,可將商業秘密構成要件歸納為:“不為公眾所知悉”、“價值性”、“保密措施”三個要件。
     
    1、本案中,反光材料公司向東北地區客戶出具的增值稅發票、發貨清單、與其客戶資金往來的匯款憑證、要貨通知單、包裹票,能夠證明反光材料公司與交易記錄中的客戶發生了實際交易,有的已成為有長期業務往來的客戶,有的雖未建立業務關系但亦是反光材料公司獲得交易機會的重要資源,能夠證明反光材料公司與交易記錄中的客戶建立了相對穩定的交易關系以及潛在的交易關系網。反光材料公司將獲取的客戶信息整理后輸入電腦數據庫以及將向東北地區客戶出具的增值稅發票、發貨清單、與其客戶資金往來的匯款憑證、要貨通知單、包裹票、出差工作日程表及出差計劃上載明的信息予以匯總、整理,最終形成了客戶名單及相關載體上記錄的信息,由此證明反光材料公司通過花費時間、金錢和勞動等代價才獲得了相關客戶的經營信息。反光材料公司所提供的交易記錄及客戶來往票據,其中“品種”、“規格”、“數量”能夠說明客戶的獨特需求,“成交日期”能夠反映客戶要貨的規律,“單價”能夠說明客戶對價格的承受能力、價格成交的底線,“備注”反映了客戶的特殊信息,這些內容構成了反光材料公司經營信息的秘密點,體現了反光材料公司掌握的客戶信息的特有,不能從公開的信息中獲取。因此,以上證據符合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三條第一款的客戶名單以及第九條第一款關于商業秘密“不為公眾所知悉”的認定條件。
     
    2、本案中,反光材料公司提供的交易記錄及客戶來往票據,涵蓋時間長,包含客戶眾多,這些經營信息具有現實的或者潛在的商業價值,有的已成為有長期業務往來的客戶,有的雖未建立業務關系但亦是反光材料公司獲得交易機會的重要資源,經營信息的客戶已與反光材料公司形成了穩定的供貨渠道,保持著良好的交易關系,在生產經營中具有實用性,能夠為反光材料公司帶來經濟利益、競爭優勢。因此,以上證據符合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條“價值性”的認定條件,即“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
     
    3、本案中,反光材料公司為上述經營信息制定了具體的保密制度,對客戶及潛在客戶信息采取了必要的保密措施,同時其與宋俊超簽訂的勞動合同書中明確約定了保密條款、競業限制條款,反光材料公司向宋俊超及其他業務員支付了相應的保密費用,由此證明了反光材料公司為上述經營信息所采取的合理保密措施。因此,以上證據符合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一條“保密措施”的認定條件。
     
    綜上所述,可以認定反光材料公司制作的客戶名單構成商業秘密。一審法院的認定并無不當,宋俊超、睿明特公司關于“一審法院認定反光材料公司所述的相關客戶經營信息構成商業秘密,無證據支持和法律依據”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駁回。
     
    二、關于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是否侵犯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問題。
     
    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三項“經營者不得采用下列手段侵犯商業秘密: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第二款“第三人明知或者應知前款所列違法行為,獲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業秘密,視為侵犯商業秘密”的規定,對本案是否侵犯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問題做如下認定。
     
    1、關于宋俊超是否侵犯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問題。宋俊超自2006年起在反光材料公司任業務員,主要負責黑龍江省、吉林省、遼寧省及內蒙古自治區的銷售及客戶拓展工作,對于其在工作中接觸到的關于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客戶資料等經營信息十分熟知、了解。宋俊超以宋翔名義先后10次通過鄭州德邦物流有限公司鶴壁分公司向東北地區發送貨物,宋俊超于2014年2月8日通過中鐵股份有限公司鶴壁市營業部向東北地區發送貨物,并先后7次通過上海佳吉快運有限公司鶴壁分公司向東北地區發送貨物,其貨物品名與反光材料類似。并且二審中查明的宋俊超與反光材料公司重復的客戶名單有董顯遠。因此,可以證明宋俊超存在擅自與反光材料公司的客戶進行交易的行為。宋俊超多次參與睿欣公司營業執照辦理、公司事項變更、提交年檢報告、公司年檢、領取營業執照等公司工商登記手續的相關工作,睿欣公司法定代表人經兩次變更的聯系電話均為宋俊超使用的130××××5409號碼,宋俊超個人名義從睿明特公司賬戶上支取27筆,共計1270603.42元,由此可以證明宋俊超與睿欣公司存在著緊密的聯系。睿欣公司的經營范圍與反光材料公司的經營范圍具有重合內容,在宋俊超與睿欣公司存在緊密聯系的情況下,睿欣公司與反光材料公司所長期聯系的客戶在較短時間內即發生了業務交易關系,二審查明睿欣公司與反光材料公司相重復的客戶有6戶的事實,可以認定宋俊超向睿欣公司披露、允許其使用所掌握的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宋俊超在反光材料公司工作期間,簽署了保密協議,反光材料公司也為其支付保密費用,宋俊超應負有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忠實義務,其中包括對工作中接觸到的經營信息進行保密的義務,其應對公司的相關管理規定及客戶名單的非公開性、商業價值清楚明了,但宋俊超私自與反光材料公司的客戶進行交易,而且與睿欣公司來往頻繁,還發生了有重復客戶名單的事實,主觀上具有侵權的故意。綜上,宋俊超違反保密約定,披露、使用、允許他人使用反光材料公司經營信息的行為,可以認定宋俊超侵犯了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
     
    2、關于睿明特公司是否侵犯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的問題。睿欣公司的銀行往來賬目顯示,自2011年8月1日至2015年7月31日期間,睿欣公司與東北地區交易客戶中,與反光材料公司交易客戶相重復的客戶6戶,分別為永嘉縣光大服裝輔料有限公司、鶴崗市長安工貿有限責任公司、大連新新服裝制造有限公司、鐵煤集團企業聯合發展有限公司、吉林省著裝制衣有限公司、哈爾濱鐵路分局醫美服裝廠,這些相重復的客戶事實,可以認定睿欣公司所使用的客戶信息與反光材料公司的經營信息存在相同或實質性相同的特征。宋俊超與睿欣公司具有密切聯系,睿欣公司與反光材料公司所長期聯系的客戶在較短時間內即發生了業務交易關系,由此可證明睿欣公司通過宋俊超實際接觸了反光材料公司的經營信息。同時結合睿欣公司未舉證證明其業務往來系客戶自行要求與其交易的事實,因此可以推定睿欣公司不正當地獲取、使用了宋俊超所掌握的反光材料公司所擁有的商業秘密。睿欣公司與宋俊超利用所掌握的反光材料公司的客戶信息,與反光材料公司的特定客戶進行交易,侵害了反光材料公司對其客戶名單享有的商業秘密權利,主觀上具有共同故意。宋俊超、睿欣公司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構成共同侵權。因睿欣公司已變更為睿明特公司,故侵權責任應由睿明特公司承擔。因此,可以認定睿明特公司侵犯了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規定,可以認定宋俊超、睿明特公司共同侵犯了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秘密。一審法院判決宋俊超、睿明特公司共同承擔侵權責任并無不當,宋俊超、睿明特公司關于“一審法院認定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構成對反光材料公司的共同侵權,無證據支撐,事實認定錯誤”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駁回。
     
    三、關于侵權責任如何承擔的問題。依照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的解釋第十七條:“確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規定的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損害賠償額,可以參照確定侵犯專利權的損害賠償額的方法進行”、專利法第六十五條:“侵犯專利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損失、侵權人獲得的利益和專利許可使用費均難以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專利權的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確定給予一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賠償”的規定,本案中,由于反光材料公司的損失及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獲利均無法計算,故根據宋俊超、睿明特公司侵權行為的性質、主觀過錯、交易時間、交易的數量,反光材料公司以往的同類產品交易價格以及為獲取客戶經營信息付出的努力等因素。本院認為酌定宋俊超、睿明特公司賠償反光材料公司35萬元并無不妥,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駁回。
     
    另外,關于反光材料公司起訴主體資格及訴訟費用由誰負擔的問題。反光材料公司在一審中提交的各項證據,其名稱、印章均顯示為“鶴壁市睿欣商貿有限公司”、“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且反光材料公司在一審開庭筆錄中已明確承認將“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寫成“鶴壁市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屬筆誤。因此,反光材料公司起訴主體明確、無誤,即為“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無違反法定程序、有失公正的行為。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駁回。并且,宋俊超、睿明特公司通過侵犯反光材料公司商業秘密獲得利益的行為,損害了反光材料公司的商業利益,且宋俊超、睿明特公司的侵權行為也是造成本案糾紛及產生本案訴訟費用的主要原因。依照《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二十九條第二款:“部分勝訴、部分敗訴的,人民法院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決定當事人各自負擔的訴訟費用數額”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由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承擔全部訴訟費用也無不妥。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提出的關于“一審法院判決宋俊超、睿明特公司承擔全部訴訟費用,明顯徇私,偏袒反光材料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駁回。
     
    綜上所述,宋俊超、睿明特公司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6550元,由宋俊超、鶴壁睿明特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上一篇:個人隱私難設防:APP獲取個人信息手段多樣

    下一篇:朋友圈曬工資,公司以泄露商業機密為由辭退
    亚洲欧洲自拍拍偷精品网314
    <xmp id="kswyi"><nav id="kswyi"></nav>
    <xmp id="kswyi">
  • <dd id="kswyi"><nav id="kswyi"></nav></dd>
  • <menu id="kswyi"><menu id="kswyi"></menu></menu>
    <menu id="kswyi"><strong id="kswyi"></strong></menu><nav id="kswyi"><code id="kswyi"></code></nav>